新型SEO思维就是从一个全新的层次上提升seo优化的水平,达到网络信息最佳化的展示效果!
马海祥博客 > 今日话题 > 快播倒台的内幕真相和当前现状

快播倒台的内幕真相和当前现状

时间:2014-07-09   文章来源:马海祥博客   访问次数:

虽说“看片神器”快播的倒下让宅男们痛心不已,但对于整个视频行业来说,也许是个里程碑式的事件,尤其是高达2.6亿元的天价罚单,对业界的震慑作用不容小觑。

以“盗版”+“色情”双轮驱动的快播始终游走在灰色地带,偏安一隅,野蛮生长。如果不出意外,按照创始人王欣的规划,他应该很快能在资本市场敲钟,但事与愿违。

在一阵唏嘘叹息之后,关于“为什么快播会倒下”的各种猜测甚上尘嚣,各种阴谋论的猜测足够上演一部商战大片。

快播倒台的内幕真相和当前现状-马海祥博客

1、快播的盈利方式

让人颇为唏嘘的是,今年大批互联网公司趁着窗口期纷纷IPO,快播本来也有此意。“快播已经在操作上市有一年多了,还没到投行那一步,但是都在筹备了。不确定去哪里,一定是境外。”上述快播内部人士告诉记者:“股权激励三年了,年年都有。现在手上一堆期权变废纸了。期权早期是全员都有,后两年是一些核心员工。”

而据内部人士透露,成立七年的快播早已盈利。据不完全统计,快播年收入过3亿元,包括三块:一是开启时的弹窗广告;二是代理联运游戏,和开发商分成;三是软件捆绑推广。

2010年创业家评选当年最具潜力黑马企业排行榜,快播入选,当时公布2009年的营业收入为1304万元。到了2011年,快播的营收过亿。两年后,这一数字达到3亿元左右。

从快播的工商信息可以看出,快播全部股东股权于2012年质押给了好看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好看科技为香港法人独资,由股东QVODTechnology China Holding Limited发起,二者均注册登记于2009年。好看科技的法人也是王欣,地址与快播相同。成员信息显示王欣为总经理,何明科为监事。董事长是王欣,三名董事分别是曾李青、胡欢,以及软银赛富合伙人羊东。

律师事务所的方海涛告诉记者,这样的架构设计方便境外上市。北京盈科(武汉)律师事务所的吴良涛律师则表示,股权质押或许有利于境外公司对快播的控制。

如果没有这场意外,快播也许会和迅雷一样,今年顺利上市。

“本来快播今年有IPO打算,收入规模达到了。他们把包装概念都想好了,叫‘最大视频聚合平台’。”一名接近快播的人士说。

2、到底是谁想干掉快播?

虽然从法理上来说,快播不值得同情,但从用户情感上来讲,毕竟快播满足了很大一部分人群的看片需求,也博得不少同情分。

记者亲自赶到深圳原快播办公地址——深圳市南山区中国科技开发院中科研发园三号楼22楼A1室,发现这里已不属于快播,而是刚刚入驻了一家名为点点妙技术有限公司。

腾讯和快播同样扎根于深圳,对于视频业的后起之秀,腾讯不可能不关注快播,何况快播还是腾讯视频的强劲竞争对手,但腾讯抓住时机的一次举报,就将快播置于死地。所以,对于快播的死,市场判断最多的缘由是腾讯复仇,因为此前市场传言腾讯想收购快播被拒。

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360投资快播,腾讯投资需360同意,360不会同意,腾讯也不会提这事。

但不管怎样,腾讯此举可谓一举两得:一是铲除了腾讯视频的竞争对手快播;二是打击了宿敌周鸿祎,因为周鸿祎是快播的天使投资人。

但更确切的的消息是去年优酷、搜狐、腾讯视频和乐视网联合成立了反盗版联盟,并召开声势浩大的发布会,高调声讨百度及快播侵权(于此相似的还有上个月发生的“今日头条”的侵权事件,具体可通过马海祥博客的《今日头条到底侵不侵权?又将面临什么样的惩罚》相关介绍来详细的了解)。

当时反盗版联盟的重点控诉对象是百度视频、百度影音以及百度影棒,当然外界解读为实际上是为准备上市的爱奇艺施加压力,彼时的快播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配角。

百度敌不过舆论压力,忍痛断臂,关闭百度影音,并于2013年12月高调宣布百度影音转型“打造原创正版内容”的娱乐平台。同时,百度影音宣称高度重视版权保护,打击盗版。

百度“改邪归正”后,将矛头指向依然从事盗版业务的快播,于是联合腾讯举报快播。

腾讯和百度联合举报,只是一个导火索。快播之前也说它之前走的是一种技术避风港的路线,我本身不拥有版权,只是把链接整合起来做聚合分发的模式,现在看来是行不通的,因为之前百度影音也因此停了,快播看到百度影音被禁止之后还不收手,被行业唾弃或者行业不允许,才导致这个局面。

郑平认为此次版权侵权只是导火索,更大的背景是扫黄打非的净网行动,快播毕竟是通过P2P的模式,内容却是很难进行管制,涉及大量的色情、暴力、盗版甚至赤裸裸盗用别人的链接。“主要原因还是传播淫秽,违反了国家的法律法规,腾讯告它,不至于上升到判刑,无非是一些民事责任。”郑平强调。

3、快播太低估今年的监管形势

与其猜测快播事件中是否有江湖恩怨的因素,更多业内人士表示,快播打擦边球是不争的事实,只是它低估了今年的监管形势。

快播倒台的内幕真相和当前现状-马海祥博客

互联网知名评论师葛甲也表示:“今年互联网的形势与往年不同,过去保护企业,只是促其整改。像新浪被吊销两个牌照,过去没有发生过。”

今年5月,新浪由于在读书频道登载多部淫秽色情作品,以及在新浪网视频节目中登载色情视听节目,收到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两份通知,其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及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被吊销。

不只是快播,很多互联网公司都有打擦边球的原罪,但它们或者更早地“洗白”、转型,因而未受牵连(具体可查看马海祥博客的《从网络美女主播的离职看荷尔蒙经济体的未来之路在哪里》相关介绍)。监管在发展,快播倒在了这个转折点上。

目前,2.6亿罚款的缴纳期限眼看将至,从6月26日收到处罚决定书算起,快播需在15日内缴纳罚款,逾期每日按罚款数额的3%加处罚款,第一个3%是780万元,数目不小。

但2.6亿打击也很大,且业务停滞,过去的业务模式不能继续,要找新的业务模式,用户体验也有很大影响。现在要看原有股东的利益怎么处理,是算了认赔,还是再努力。

对于快播此次受罚,腾讯方面表示,处罚快播是政府行为,作为企业不方便评论,尊重政府的决定。

但马海祥觉得:即使快播能转型,也大势已去,用户已经抛弃它了,因为用的原因没有了。

4、紧急注册数个新公司,剥离资产

7月3日上午,记者循着快播的工商登记地址来到深圳市南山区中国科技开发院中科研发园三号楼22楼A1室。一出22楼电梯就看到满眼的庆祝花篮。记者围绕整个22楼层走了一圈却不见快播踪影。

记者走进22楼左手边的办公区,前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里就是A1室,我们这几天刚搬进来。之前是快播,但已经搬走了,不知道搬去了哪里。”据悉,这家叫点点妙技术公司的公司是新租户。

一楼大堂的信息牌上还写着22F-A/23F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但该楼保安向理财周报记者确认:“快播上周就搬走了,他们租了两个办公室,一个22楼,一个23楼。你们找他是处理纠纷吗?”

事实上,快播并没有完全搬走,只是集中到了23楼的办公区。据马海祥博客了解:送达处罚的6月26日,快播仍在正常运营,但内部冷清,部分办公区已清空。当时有快播员工表示,部分员工已被安置到别处的其他公司。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士透露说,快播已经重新注册了好几个公司,将一些不受牵连的资产赶紧剥离出来,用于安置不同的业务和员工。其中一家叫云帆世纪,放的是快播系列除播放器之外的业务。

“云帆”二字听起来并不陌生,快播推出的视频资源搜索引擎就叫“云帆搜索”,曾与快播播放器密不可分。

工商资料显示,确实有一家叫深圳市云帆世纪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今年5月26日,注册地址为深圳市福田区南方国际广场A栋1605室。云帆世纪法人代表为刘丽,出资额50万,100%持股。

理财周报记者来到云帆世纪现场,发现1603-1609室所在的通道被玻璃门锁住,里面没有人,地板上散落着几片文件纸,一片杂乱。

电梯口的指示牌上写着1606:深圳市陆陆顺建筑劳务有限公司。记者在该楼物业处证实:“1603-1609是属于陆陆顺的,但它几个月前就搬走了。又租给了谁不知道。现在还没人搬进去,新来的要来我们这边登记。”

“员工大概走了五分之一,高级副总裁熊匀波、何明科最近都走了,剩下的都分到不同的新公司去了。”何明科的另一个身份,为快播机构股东软银赛富投资经理。

一名刚刚从快播离职的人士告诉记者:“不想去新公司,经过这次的事看清很多人。一方面公司对员工的安排,一方面很多人趁乱谋权。快播倒下是必须的,已经不是那些人了,也不是那种拼搏一致的心态了。”

一方面着手成立新公司,另一方面快播在收到处罚决定书后也表示对处罚决定不服,将提出行政复议,并尽快提交上诉书。快播方面提出的理由有三点:

一是深圳市市场监管局作为行政管理局,引用国家最高法对刑事犯罪的处罚决定,条款引用不当也不合理;

二是快播公司并没有像司法规定那样严重侵犯公众利益,对社会造成巨大危害,2.6亿元处罚金额过高;

三是公司并没有在快播播放器中插入广告,也没有向用户收费和谋利。

事实上,在6月17日的听证会上,快播就与办案单位等就处罚意见进行了激烈的辩论,但最终听证组维持了办案部门的处罚建议。

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管委副主任徐友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快播2.6亿罚款在计算方法上是突破,但合法。“深圳是创新城市,知识产权示范市,想通过快播公司侵权案形成一个先例,对各个知识产权执法和司法保护形成一个样本和参照。”

5、曾李青或退股,周鸿祎沉默

如果快播早一点转型,恐怕不会沦落至此。快播看到百度影音被禁止之后,还不收手,被行业的一些人唾弃或者行业不允许,才导致这个局面。

在4月16日的时候,快播发布公告宣布启动商业模式全面转型,将从技术转型原创正版内容,关闭qvod服务器。当时记者就转型致电王欣,他表示转型计划早就有,未来还是会注重技术,内容也会和别人不一样。但没过几天,快播就被腾讯举报。

和王欣一样错愕的恐怕还有快播背后来头不小的投资人,快播成立之初曾接受来自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和腾讯五虎之一曾李青的天使投资,2008年年底得到软银赛富的A轮投资。

快播倒台的内幕真相和当前现状-马海祥博客

据马海祥博客查看到的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快播的股东一栏中皆为自然人,分别是何明科(占股21.5%)、刘燕(占股5.1%)、钟智将(占股5.6%)、胡欢(占股7.85%)、曾李青(占股16.68%)、钟卫国(占股3.34%)、张克东(占股8.41%)、王欣(占股31.52%)。

其中,何明科为软银赛富投资经理,同时也曾是快播的高级副总裁,胡欢为周鸿祎老婆。记者致电何明科,询问快播一事时,他仓惶表示“我后来就离开快播了,和他们没有关系了。”随后,也逃避记者关于“软银赛富是否已经退出快播的投资”一事,迅速挂掉电话。

虽然记者多次试图联系周鸿祎,但截至目前,均未收到周鸿祎的任何表态。

周鸿祎对快播的天使投资仅为78.5万元,对周鸿祎来说九牛一毛,况且,投资快播对周鸿祎而言更重要的是其战略意义。

而曾李青投资了166.8万,据一位知情人向记者透露:“确实有听说曾李青退股,曾李青是出钱,退股说明没信心,财务投资者讲求回报。”

据一位快播内部人士说:“曾李青平时不去公司,去也基本是借会议室用,快播的会议室在那附近他投的公司里面比较大,借来开会。”但从快播工商资料信息看,曾李青仍持有快播16.68%股份。

而此前就有人爆料,曾李青对王欣早已不满,曾多次提醒王欣,应该做一些盈利的探索,但技术出身的王欣更标榜另一个投资人周鸿祎,一直热衷于产品的开发,忽视盈利。

据某位知情人士说:“王欣人还不错,警惕性不高,容易被人忽悠,太年轻。周鸿祎肯定给过承诺,但王欣作为创业者,把命运交在他人手上,也要怪自己。周鸿祎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确实有强关系,但也只是比一般的公司强,和各部门的关系好,之前能搞定,但监管变化了,涉及到更高层就hold不住了。周保持沉默,现在说话也不合适,事情还没过,但不撤股说明一些问题。”并透露事发后,周鸿祎来过快播总部安抚一些核心岗的员工。

但作为腾讯创始人之一的曾李青会眼看着腾讯举报快播?上述知情人透露,曾李青和马化腾的关系微妙,曾李青是腾讯五虎将中,最早离开腾讯的创始人,而且曾李青投资的项目和腾讯有竞争关系。

况且,曾李青和腾讯宿敌周鸿祎往来密切,近日,双方还共同投资了花样年彩生活成功上市。

6、湘鄂情密谈收购,关键在债务处理

快播收到处罚决定第二天,即有媒体报道从餐饮转型科技的上市公司湘鄂情密谋收购快播,由中科院出面谈判。

三天后,湘鄂情公告称消息不实,截至公告日,公司自身与快播并未洽谈过股权收购事宜,也没有通过第三方或联合、委托任何第三方与快播洽谈。

但这一传闻并非是空穴来风。

据一位快播内部人士透露:“见过湘鄂情的人”。“谈并购是真的,但是用什么形式收购不确定。如果有债务,收购不一定会落实。不知道签了收购合同没有。湘鄂情要是肯要,这事可能就成了。”

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王欣本人待在香港。“很明显,快播是被动的一方。时间太短,临时找到一个可靠的接盘方难度很大。很明显,湘鄂情还没有下定决心。”

显然,快播2.6亿的罚款让湘鄂情难以下定决心。“看收购方愿不愿意坚持,快播过去打擦边球的模式不能继续,技术还是值钱。对收购方来说也是。”腾讯一名内部人士认为。

耐人寻味的是,湘鄂情的公告用了“公司自身”的表述,并不排除大股东孟凯以其他关联方的名义与快播谈判的可能性。

澄清公告之后两天,湘鄂情宣布更名为“中科云网科技集团”,完全脱离原来“高端餐饮”的行业轨迹,将未来发展定位于掌门人孟凯并不熟悉的大数据云服务。

一个多月前,湘鄂情董事长孟凯曾悲观地对媒体表示,“(餐饮)这盘棋已经没法再继续在行业内往前走了,高端餐饮没了,低端餐饮我也提前一年做了,也没成,我有什么本事说在本行业内崛起?已经无路可走。”

在这之前,湘鄂情已经频频出手并购时下概念最热的影视、环保标的,曾被湘鄂情列入收购名单的公司五花八门,有环保公司江苏中昱,绿色能源公司合肥天焱,影视文化公司中视精彩、笛女影视等,与餐饮主业渐行渐远,但也看不清其中的脉络。

7、部分快播员工已签约湘鄂情合资公司

尽管湘鄂情已经公告否认了收购快播,但有媒体发现,有一批快播员工结束与快播的合同关系,重新与一家叫“爱猫科技”的公司签订劳动合同,而爱猫科技正是湘鄂情两个月前新成立的一家合资公司。

从6月30日的公告看,湘鄂情在玩一个文字游戏。其公告称,公司自身与快播公司并未洽谈过对该公司股权进行收购的事宜,也没有通过第三方或联合、委托任何第三方与快播公司洽谈过对该公司股权进行收购的事宜。

事实上,收购快播的并不是湘鄂情本身,也不是第三方,而是湘鄂情旗下合资公司爱猫科技。

5月27日,湘鄂情公告,与上海瀛联体感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将共同出资,成立上海爱猫新媒体数据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爱猫科技”)。其中,湘鄂情以现金出资,持有爱猫科技51%股权,瀛联科技以与互联网视频技术有关的专利、软件、商标、域名等无形资产或现金的方式进行出资。

爱猫科技拟定经营范围为:计算机软硬件、网络系统、电子专业领域的技术开发、技术服务、技术转让、技术咨询;计算机软件硬件、电子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计算机系统服务,数据处理,互联网信息服务;家用视听设备家用视听设备制造,游艺用品及室内游艺器材制造;电子商务

据悉,此次与爱猫科技签订劳动合同的,主要是那些未被安排到快播新注册公司的员工,主要包括原来负责快播播放器的一些技术人员。

因为技术以及技术人员,是被吊销营业执照后的快播最核心的资产。

有意收购快播的或许不只是湘鄂情,在快播内部甚至还有一种说法,腾讯曾经也考虑过收购快播,但没谈成,因而报复。“否则说不通。对政府来说,快播还不足够大到需要关注的程度。”

腾讯在此次快播事件中的角色颇为重要,甚至被称为是消灭快播的“带头大哥”,一度引发快播的宅男簇拥者们的网上“围攻”。

对腾讯欲收购快播而不得的说法,互联网评论人葛甲表示业内传过,但真实性存疑。“不太可能,也不合理。快播是周鸿祎投资的,腾讯要投资快播得360同意,360能同意吗?腾讯也不会去提这事。”至于腾讯的投诉,并非关键。“反盗版联盟也不是腾讯为主,而是优酷、搜狐。”

8、快播的麻烦还在继续

仅上周,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就有13个关于快播的案子开庭,当事人有湖南快乐阳光互动娱乐(行情,问诊)传媒有限公司,北京盛世骄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其中还出现了迅雷的名字,案由多是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此外还有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

盛世骄阳今年四月在北京举行发布会宣称快播涉嫌盗播其新媒体独家版权影视剧,其中已通过公证等方式取证315部。上周,盛世骄阳对快播有3个案子在南山法院开庭。

同样在四月,作为广东省知识产权审判风向标的年度十大典型案例名单公布,南山法院院审理的快播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案入选了由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评定的“2013年度广东知识产权十大典型案例”。南山法院在官网上颇为自豪地写道:“这也是该院自2011年以来连续第三年有案件入选全省十大典型案例。”

马海祥博客点评:

百度抵不住舆论压力割爱百度影音,相当于市场开放给了快播;腾讯掺和只不过是顺便给宿敌周鸿祎补一刀。混江湖,就是两面三刀,且行且留意。野蛮生长有风险,大咖的尾巴不能随便踩,有了市场就要培养和开发新的支撑自己生存下去的力量。

本文为马海祥博客原创文章,如想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摘自于http://www.mahaixiang.cn/jrht/673.html,注明出处;否则,禁止转载;谢谢配合!

相关热词搜索: 快播 快播内幕 快播倒台真相 快播现状

上一篇:今日头条到底侵不侵权?又将面临什么样的惩罚?
下一篇:百度百家真的能帮自媒体作者赚到钱吗?

今日话题更多>

SEO研究院 更多 >>